綜合資訊 澳门葡京网站现金 > 新聞中心 > 綜合資訊

宋志平談國企改造:我們的成绩和挑戰
宣布者: 宣布时间:2019-11-13 00:00:00 浏览次数:395 文章来源:中国企业家报 字体:

        11月9日,由中国国有企业研究院主办、中国企业改造与生长研究会协办的“2019(第一届)中国国有企业研究论坛”在中国大连高级经理学院举行。国务院国资委改造办常务副主任尹义省,中国大连高级经理学院常务副院长、中国国有企业研究院院长董大海等出席論壇並發言。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,中國企業改造與發展研究會會長宋志平出席論壇並作了題爲《國企改造:我們的成绩和挑戰》的主題演講。

        本届论坛以“国企改造攻坚战”为主题,国资羁系部分相关领导、国企智库专家、知名学者、国有企业家等百余人汇聚一堂,围绕国企改造政策思路、前沿理论、实践经验等问题展开了深入交换与探讨。

附:主題演講全文

國企改造:我們的成绩和挑戰

——在第一屆中國國有企業研究論壇的演講

宋志平


        大家好!今天非常兴奋来大连高级经理学院参加首届中国国有企业研究论坛,本次论坛主题是“国企改造攻坚战”。论坛开始前,我还问董大海副院長“攻堅”指的是什麽,結合論壇主題,我和大家分享關于國企改造的觀點。

        国企改造是一个极重的话题。我在国企事情整整40年,搞改造也有20多年。1994年,國家搞現代企業制度試點的時候,我當時所在的北新建材就是試點企業。2014年,國務院國資委推出殽杂所有制改造試點,我所在的中國建材集團又是試點企業。國企改造我“試”了20年,從“黑發人”試到了“白發人”,我也希望國企改造能盡快完成。2020年要完成國企改造的任務,論壇的主題聚焦“攻堅”,我們今年還是要攻關。

       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《决定》里提出,“生长殽杂所有制经济,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、创新力、控制力、影响力、抗风险能力”“有效发挥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成果作用,健全劳动、资本、土地、知识、技能、管理、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孝敬,按孝敬决定报酬的机制”等重要思想,具有重要的含義。我們要深刻理解、加強學習,在這個基礎上指導國企的改造事情。今天我分三段話和大家進行交换。

        第一、我們破解了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結合的世界性難題

        国企改造40年我们都解决了什么?我们破解了一个难题,就是国有经济和市场到底能不能结合。凭据西方社會的答复是否定的,他們認爲國有經濟和市場是不能結合的。因爲西方國家搞過國有化運動,也搞過私有化運動。上世紀80年代,密特朗總統上台後在法國搞國有化運動,後來右派又搞私有化運動,現在根本是私有化的體制。目前搞國有企業的,大多是一些小國家,效果並不是很好。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,我們在做一個艱難的探索,到底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能不能結合起來,這一探索曆經40年。剛才有嘉賓談到國企改造時間太長了,那是因爲這場改造太難了,可以說是個世界難題。

        为什么说我们破解了这个难题呢?大家看到這些年,國有經濟在快速發展,民營經濟也在快速發展,盡管過程中有些磕磕絆絆,但國企和民企配合支撐中國經濟的發展。在今年的世界500強中,中國上榜企業有129家,大陸有119多家,國企有87家,央企有48家。有人認爲世界500強是500大,不優也不強。我的看法是,當年國務院國資委创建之初,我國世界500強企業只有2家,十幾年來我們的進步是明顯的,當然企業如果能優能強更好,這也是我們奮鬥的目標。由此看來,國企改造還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績。

       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《决定》里提出殽杂所有制经济,这个提法非常好。這是一個新的企業制度,用這個新的企業制度來解決國有經濟和市場怎麽結合,可以說終于找到了一個要领大概說是一個特色。因爲中國不能一概去搞私有化,但又要搞市場經濟,所以我們必須找到融合的要领。十八屆三中全會《決定》定義了什麽是殽杂所有制,十九屆四中全會又專門把殽杂所有制提出來,發展殽杂所有制經濟,增強國有經濟的競爭力、創新力、控制力、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。也就是說,發展殽杂所有制仍然非常重要。殽杂所有制就是一把金鑰匙,是解決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相連接的紐帶。

        2013年在成都举办的《财产》全球大会上,有场关于国企和私企的论坛,答复问题很有挑战,因为其时国企的舆论情况并不是很好,美国耶鲁大学的资深教授史蒂芬·罗奇做主持,他已往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经济学家。论坛开始,罗奇就问我:“宋先生,您怎样理解让中国国企成为充实竞争市场中的一员?”“您认为20世纪90年代关于国企上市的这个决定,是不是推动中国企业提高竞争力的主要力量?”我说,“您的问题就是答案,中国的国企是经过这么多年改造的国企,是被上市了的国企,是殽杂所有制的国企。中国的国企和西方理解的国企是不一样的,和筹划经济时期的国企也是不一样。此国企非彼国企,此央企非彼央企。”

        大家知道,中国建材是央企,可资本金项下只有25%的国有资本,75%是社会资本。我已往事情过的国药团体,资本金项下只有35%左右是国有资本,65%左右是社会资本。中國的國有企業是新型的和市場經濟殽杂了的國有企業,過去大家認爲國有企業政企不分、沒有效率,後來發現國有企業迅猛發展。其實這是有內在原因的,原因就在于改造,就在于國有企業找到了一個要领。

        殽杂所有制最重要的是“改”而不是“混”。十四屆五中全會提出國企改造的偏向是股份制改造。然而不幸的是,我們许多企業上市了,但後來大家把國有控股公司視同爲傳統的國有企業,又把國有企業視同爲國家行政單位。對任何行政部門的要求,後面都會加上國有企業參照執行。國有企業後面再加一個括弧,含國有控股和相對控股的企業,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包罗進去,就像打牌一樣,打到十一又被勾了归去,改造就付之東流了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殽杂所有制,我們歡欣鼓动,終于找到一個出口。我們希望把殽杂所有制企業能區別于傳統的國企進行管理,再找到第三條门路,既有國企的管理,又有民企的管理,還有殽杂所有制企業的管理。既然殽杂就不是單純國企,爲什麽不能給殽杂所有制企業找到一個管理方法呢?

        十九届四中全会肯定了殽杂所有制对国有经济的作用,其实国有企业的家数不是越多越好,国有企业家数也不宜太多,应是抓大放小,而国有经济应该越来越强大,国有经济做强、做优、做大才是根上的事。現在也在改變說法,大家可以仔細去看,過去講的是國有企業做強、做優、做大,現在是國有資本做強、做優、做大,提法上發生了變化,我們認識的深度在進一步加深。國企經過40年的漫長改造,找到了殽杂所有制,架起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相結合的橋梁,只要我們堅持,不再把殽杂所有制流于形式,不再把殽杂所有制認爲是國有殽杂所有制,這樣我們離乐成绩不遠了,我們就爲改造而歡呼。因爲我們又迎來了一次重大機會,是黨形成的決議、配合的認識。國企改造我們找到了解決的要领,問題是這個要领大家是不是想清楚了,是不是真正喜歡它,還是只是“葉公好龍”。如果還是抱殘守缺,把殽杂所有制簡單流于形式,再給勾归去,我們就會失去這個寶貴的機會。

        第二、我們的改造取得了很大的成绩

        我今天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国企改造的认识,就是因为中国建材因改造取得了佷大的结果。20年前,中国建材团体营业收入仅有20亿,是一家资不抵债的公司。它是如何怎么生长成现在营业收入4000亿、利润300亿,全球最大的建材公司呢?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的垄断。要说国度的支持,20年前国度给的支持更多,但那个时候公司却步履艰巨,但恰恰是因为迈入市场,公司又活了起来,并且活得还不错。不但中国建材一家国企这样,这其中一定是我们做对了什么,那么我们做对了什么呢?现在我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        成绩一:上市殽杂

        今天中央企业70%的资产在上市公司,大概说我们主要参加竞争的都是上市公司,很少是国有独资公司。上市后,募集的大量资金用于支持公司的生长,如果沒有上市,大多的國企和央企可能活不到今天。上市是我們做得非常正確的選擇,當然當年上市的時候也是因爲沒有資金,才選擇去上的市。上市以後,我們引入市場機制,就得凭据上市公司的標准來要求自己,盡管沒能全做到,但畢竟和過去單一的國有企業差别了。任何政府部門都會想到這是一家上市公司,要注意到還有股民,還是有約束的,所以“上市”對我們來講意義深遠。我先後經曆了北新建材在深圳上市、中國建材H股在香港上市、國藥控股H股在香港上市等等,目前中國建材有13家上市公司,國藥有6家上市公司,通過上市,企業募集大量資金,同時引入市場化機制,在市場監管下發展。

        成绩二:董事会建立和薪酬改造

        外部董事占多数的董事会、薪酬制度改造等等,这些对央企来讲是一件很大的事情。外部董事在董事會占多數是對的。《公司法》裏只有董事,沒有外部董事、獨立董事、職工董事之分,不管董事來源是什麽,在董事會裏只是董事,并且董事最大的作用是促進企業發展,而不是在董事會裏一部分董事監督另一部分董事。應該由董事長做班長,組織董事們一起開好董事會。董事的來源可以是多元化的,因爲通過來源調整董事結構,減少內部人控制的可能。董事個人要對自己負責,要對公司負責,這個問題不能搞糊塗

        我们的薪酬制度也是做了半市场化的改造。二级、三级公司是放开了一些,但我们照旧有一些限制,所以我们没有完全市场化,是半市场化的薪酬制度。纵然半市场化的薪酬制度,在今天看来,仍然起到改造的作用。所以,國資委外部董事占多數的董事會和薪酬制度的改造,促進了整個央企的進步,我們應該肯定它的進步作用。

        成绩三:对峙主业和瘦身健体

        这些年,国企、央企对峙主业的做法是对的。国资委主张央企三个主业为限,“一主两辅”。最初企业都不是很理解,但正是因为有主业的限制,成绩了48家央企成为世界500强。大家知道,许多企业一有赚钱业务就想做,如果没有这个限制,这些企业今天都不知在做什么。已往这几年,许多民营企业没有主业意识,就犯了错误,都是时机主义,没有长期主义,觉得什么赚钱就一哄而上做什么,结果形成许多损失。

        在瘦身健体方面,央企取得了很大的进展,也是做对的事情。近三年,央企淘汰近1. 4万家企业。中国建材淘汰400多家企业,管理层级从7级压减至4级,压减冗员5万人,未来三年还要再压减5万人。中国建材的财务杠杆低落13%。而恰恰相反,许多民企却在抵押资产、质押股权,放荡扩张范围,已往国企曾走过的弯路他们又全犯了,犯一轮错误后才明白这个原理。

        成绩四:创新转型

        大家都知道,央企是创新的组织,一大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标记性重大科技结果,如大国重器等都是由央企完成的。像中国建材有26家科研设计院,3.8万名科研人员,1.2万项专利,中国建材行业险些所有的技能都是由中国建材提供的,每年国度科技一等奖、二等奖都是中国建材所得到。这些年,我们的创新转型做得都不错。

        成绩五:“一帶一路”

        在“一帶一路”建立历程中,国企、央企领头打头阵,比如架桥、修路、打井等底子建立都是国企、央企承接的。中国建材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线国度建了300多个水泥厂,全球65%的大型水泥厂是由中国建材建立的。試想如果沒有這些水泥廠,當地該如何架橋、如何修路,過去非洲地區每噸水泥2000元,現在只有300-400元,大大低落了建立本钱。30年前,中国的水泥设备等都是从跨国公司购买,而现在许多跨国公司都是从中国建材购买,“30年河东,30年河西”,为此我们做出了重大孝敬。虽然我们在“走出去”门路上,在“一帶一路”建立历程中,也和跨国公司配合相助,共享时机。我们在进博会上签署相关相助协议,与ABB、施耐德等许多企业寻求相助,而不是“吃独食”。

        成绩六:党建事情

        2016年10月,全国国企党建事情会在京召开,習近平書記作了重要发言,国企的党建事情有了实质性提高。党建事情很重要,企业做大了用什么管理整个公司呢?西方有一个词叫“企業文化”,企業文化另有一个深刻的解释是“企业宗教”,不然企业几万人、几十萬人漫衍在世界各地,靠什么有统一的思想。中国公司也是如此,要创建自己的企業文化。实际上党建事情就是我们底子的政治文化,这些年整个市场情况净化,我们可以放心做事。已往我们做事情,要考虑到方方面面,要凭据社会濳规矩去做;现在做起来就很简单。党建在企业里,我主张黨建文化一定要和企業經營相結合,中國建材在黨建事情中,牢牢堅持“四個結合”。一是党建事情要和治理管理结合,始终对峙两个“一以贯之”;二是党建事情要与生产经营相结合,不能“两张皮”;三是党建事情要和企業文化相结合;四是党建事情要和廉洁从业相结合,真正发挥奇特的政治优势。

        国企要向民企学习他们的市场意识、企业家精神、市场机制;而民企要向国企学习战略筹划、管控体系、党建文化和团队建立,這是民企比較单薄的。國企和民企要相互學習,取長補短,不但是國企向民企學,民企今天出現许多問題,也應該好好研究國企這幾年都做了些什麽,也要向國企學,這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       第三、我們面臨的挑戰

        我们现在面临不少的挑战,大家可能会说,国企既然搞得这么好,那就别改造了。其实说得不对,因为我们另有更高的要求,我们要建世界一流的企业、要实现高质量生长、要加大国际化步调,所以要继承改造。我们前面的改造另有不到位的地方,另有半市场化的东西,另有面临许多挑战。我们的改造另有最后一公里,改造另有最后一扇门必须推开。当前国企改造面临三个挑战。

        挑战一:市场化竞争中性的问题

        岂论国际市场照旧国内市场,企业竞争要中性。凭据國企的分類,如果是公益保障類的企業,就應該國企自己做,民企不一定參加,因爲屬于非競爭領域,自己是政策性也不賺錢,纵然賺錢也是有政府補貼。但在競爭領域的國企,就應該堅持競爭中性原則,否則在市場裏,一方面用的是納稅人的錢,另一方面是和納稅人在競爭,這樣邏輯就出了問題。如果不切合競爭中性,國企在國際上也無法招投標,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挑戰。講到國企,有些人認爲是“中央軍”,有“紅帽子”,殊不知在國內市場競爭時,民企會認爲不公平,到國外去會遭到當地企業的抵抗,他們認爲當地企業怎麽能和一個國家進行競爭。

        我们的企业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企。比如,我原来事情过的北新建材,中国建材团体在中国建材股份持股44%,而中国建材股份在北新建材持股35%,也就是说,在北新建材这家上市公司里国有股不敷15%。澳大利亚提出所谓的竞争中性,是指国有股不得凌驾30%;美国最苛刻的州立规矩定国有股不得凌驾25%。而我们许多的上市公司里,真正的国有股其实都不到20%,还戴“红帽子”参加竞争,其实完全没有这个须要。

        现在我们有了殽杂所有制,摘掉了国企的帽子,要进一步牢固殽杂所有制改造的成效。真正做到國資委管資本,聚精會神地管好資本;中國建材集團是投資公司,決定投資爲國有資本增值;殽杂所有制企業,就是一般性競爭性企業。這個問題不解決是不可的,因爲我們遇到了挑戰,不能自講自話,要講大家通用的語言,要被市場接受才行。

        挑战二:弘扬企业家精神

        習近平書記說,市場活力來源于人,特別是來源于企業家,來源于企業家精神,中央和國務院發文指出,國有企業也有國有企業家。遺憾的是,许多政府官員包罗社會都不承認國有企業有企業家。任正非是企業家,馬雲是企業家,但央企有創新的領導人是不是企業家,在座大家說是,但社會上有人不認爲是,覺得是國資委紅字頭任命的幹部。如果一個企業沒有企業家精神,如果企業家沒有主心骨,這個企業是很難做好的。也有人認爲企業的領導人、管理者是企業家,其實也不完全是,那些具有創新和冒險精神、善于捕获機遇的人才稱得上是企業家。

        最近在山东召开了中国企业改造与生长论坛,许多知名企业家都在会上进行了交换,山东重工董事长谭旭光、万华化学董事长廖增太、徐工团体董事长王民等三位地方国企的卖力人也参加了主题论坛,大家觉得谭旭光、廖增太、王民更像企业家。关于企业家精神,现在社会上喊得挺响,但有关部分是不是要接纳企业家精神,是不是要真正掩护、敬服和弘扬企业家精神,这是根上的事。我们看到现在地方国企改造紧紧围绕弘扬企业家精神,比如王民65岁,为了包管他能继承做,徐工团体退出一部分国有股;董明珠65岁,珠海国资委退特别力一部分国有股,来包管她能继承做;上海绿地三家国企持股48%,职工持股26%,三家公司颁发通告,不做一致行动人,包管张玉良做董事长。他们都明白一个原理,企业如果没有一个企业家,那么这个企业就没法做下去。实际上企业家是国企的焦点,不要认为有个干部就可以做企业。现在有些地方国企搞得一塌糊涂,就是因为这些企业的卖力人大量改由政府的廳局長擔任,使企業行政化,這些國企又怎能做好呢?

        挑战三:如何创建共享机制

        企业到底是为了什么?1975年美国大企业圆桌聚会会议制定了一个原则,即股东利益最大化、股东至上,指导了全球多年的资本主义社会生长。现在他们又聚在一起开会,认为现代企业不能只關注股東,還要關注利益相關者。我們進行市場經濟改造,企業到底爲什麽?爲國家保值增值沒有錯,沒有所有者就沒有企業。但經營者和勞動者呢?勞動者不能只給他們本钱,因爲他們靠工資連屋子都買不起。勞動者應該參與公司財富的分派,共享结果。所有者可以得財富,但沒有须要全部財富都歸所有者。今天的新经济和创新也一样,企业创新后的财产是否只归创业者少数人,照旧应该分派一部分给员工,因为员工通过5 2、白 黑的事情支付许多劳动。我的想法是,我们必须创建新的分派机制。

        关于分派报酬,十九届四中全会首先提出的就是劳动,这也是我们社会主义最根本的东西。我们的分派规矩必须改变,财产分派应惠及职工、惠及所有利益相关者,而不是被所有者全部拿走。民营企业所有者是这样,国有企业的上级单位也应该想通这个问题,国有企业的财产不能都被国度拿走,要让出一部分给管理者、劳动者。企业的员工、企业财产的创造者应该得到应有的收获。埃及国度立法,企业的利润至少要10%分派给员工,这里指的是财产,而不是指人为本钱。

        国企应该积极改造。比如说华为,去年我专门和任正非谈了很长时间,华为的乐成主要是因为有任正非的企业家精神,加上它的财产分享机制。我们学万华,万华做得好也是因为机制,万华的股权结构是国有股20.6%,职工持股20%,剩下是散户。習近平書記去年6月13日視察萬華時,講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,“誰說國企搞欠好,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造,抱殘守缺不可,改造能乐成,就能變成現代企業。書記講的這一席話答复了國企改造的關鍵點,是指導國有企業改造的箴言。

        “谁说国企搞欠好?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造”就是说国企能搞好,但搞好一定要改造,不能不改造。现在有人认为国企搞得很好,还改哪门子革?“抱残守缺不可”,我们要害要理清楚“什么是残”“什么是缺”“谁在抱残”“谁在守缺”,这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。已往那些条条框框、陈旧的看法就是“残”和“缺”。政府部門和國企領導人都有“殘”和“缺”。“改造能乐成,就能成爲現代企業。”企業想成爲世界一流的前提是改造能乐成。

        从事国企改造部分领导,国有企业的领导人都要认真思考總書記講的話,要不要扪心自問,要不要自我反思?要不要爲改造勇于擔當,放手一搏?如果認爲改造都是別人的事,責任都是別人的,和自己無關,國企改造恐怕一萬年都完不成,也永遠沒有結束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 谢谢大家!

[关 闭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