員工文化 澳门葡京网站现金 > 企業文化 > 員工文化

我的母親
宣布者: 宣布时间:2018-05-31 00:00:00 浏览次数:2602 文章来源: 字体:

王  芳

 

        我的母親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,现在已过花甲之年。母亲的一生,是集苦难与磨炼、不屈与搏斗的一生,她是我心灵的依靠,是我终生学习的模范。

        母亲是地隧道道的农民身世,外婆生了六个孩子,母亲最为年长,为了减轻家里的包袱,她从小便包袱起所有的家务,还要卖力照看年幼的弟弟妹妹。9歲時便到農業社裏“掙工分”,爲此,母親沒有進過一天學堂,不識一個漢字,這也是母親一生的遺憾。

        童年对母亲来说没有高兴,只有无尽的苦难。那时的母亲三岁时就经历了“三年饥荒”,尤其对付地处西北偏远山村的母亲,日子分外艰巨,家里本就不宽裕,灾荒的产生更是雪上加霜。她和家人每天为吃饱肚子奔忙忙碌着,挖野菜、啃树皮,只要是能吃的、不能吃的,她们都吃过了。在那个缺衣少粮的年代,听说饿死了不少人,母亲硬是凭着顽强的毅力扛了过来。

        母亲从小就许了“娃娃亲”,听说彩礼是二尺花布和一升粮食。对付那个年代来说,彩礼已经很丰盛了。18歲時母親正式嫁給父親,承擔起了大人的角色。那時父親已在煤礦事情,有一個在外事情的丈夫,經濟上比別人家要寬裕些,但少了重要勞力,所有的農活便全部落在母親一人肩上。

        母亲生了哥哥和我两个孩子,爷爷去世得早,奶奶也在我不满三岁时撒手人寰。哥哥早早进了学堂,母亲每天务农,年幼的我便无人照看。每天早晨天还未亮,母亲出去干活,便将我一人锁在屋内。隐约记得每天醒来找不见妈妈的感觉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撕心裂肺的哭声总是惊扰邻居,他们会美意地卸开半扇门放我出来。我便独自一人在外面玩耍,或唱歌、或大哭、或躺在路上睡觉,母亲每每回家听到邻居讲我的状况,都市暗自流泪。在我勉强四岁时,母亲便将我送入学堂,随着大孩子一起玩耍,瞌睡时老师便将我抱到他的床上舒舒坦坦的睡一觉,有人照看的感觉真是幸福,母亲也放心了许多。

        厥后,徐徐长大,便开始帮母亲干活,母亲一人种了三十多亩地,父亲只有在夏忙时请一个月假来资助,但照旧不能减轻母亲的包袱。母亲是一本性急之人,干什么活都喜欢赶在前面,有时实在忙不外来时,便叫几个舅舅资助,舅舅们成了我们家的男劳力,以至于现在生活好了,母亲照旧很顾虑几个舅舅,不时地赐与经济上的资助。每每看到粮食堆满粮仓,母亲总是很欣慰。但是,又有谁知道这其中的酸楚,从耕地、播种、除草、施肥、收割,每一个历程都异常艰苦,所幸哥哥早早地当起了母亲的助手,而我也在四五岁时搞起了后勤,什么做饭、洗锅、喂猪、洗衣、饮牲口,这些力所能及的活我早早就承包了下来。现在追念起来,是母亲的忙碌造就了我独立的性格,以至于现在遇到任何困难时,我都能乐观面对、泰然处之。

       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几年,我的母親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忙碌了十几年。母亲34歲那年,父親所在的單位有了“農轉非”政策,我們舉家便從農村搬到城鎮。想著母親再也不會爲生活所累,可以享享清福了。但是父親一個月可憐的工資,突然要養活4個人,的確還是入不敷出。于是母親到處托人找零活幹,先後到父親所在單位的選煤樓“撿石頭”,又在土建隊裏攉水泥、沙子,還在私人開的小煤窯裏也撿過石頭,總之只要能幹的,母親都一一試過。後來,母親看到在“小煤窯”上賣零食是個不錯的營生,就和父親置辦起了小生意,那時生意還算好做,母親賣得也很紅火,家裏明顯寬裕了許多。母親的能幹引來了鄰居們或羨慕、或妒忌的眼神,我和哥哥心裏卻是滿滿的自豪感。雖然沒有“雙職工”家裏那樣富有,但母親刻苦、持家的精神,讓我和哥哥無論在吃的、穿的方面,一樣都不比雙職工的孩子差,再加上我和哥哥學習刻苦、成績優異,一家人的小日子過得也是其樂融融。

        厥后,哥哥和我先后在外地上学,一下支付两小我私家昂贵的学费,家里突然又变得紧张了许多。加之国度对“小煤窑”全部实行封闭,母亲的小生意就此画上了句号。但母亲贴补家用的心思一直存在,厥后不知从哪里听说织手套能赚钱,母亲又买了织手套的机子,每天对着机子不绝的织,巨大的噪音扰得邻居有了意见,但母亲照旧对峙了三年,硬是把我和哥哥供出了学校。结业后的我选择回到父亲的单位上班,哥哥则在外谋生,一家人3個人掙錢,本想著母親可以不消打零工,可是閑不住的母親還是不時地攬些零活幹幹。後來全家喬遷新居,接著哥哥結婚、生子,後來我也出嫁,母親又承擔起帶孫子和外孫的重任。

        若生活一直这样继承下去,虽累,但一家人团圆,也算幸福。可是偏偏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哥哥的突然离去着实在母亲的心口深深地刺了一刀,原本的幸福在一夜之间坍塌,丧子之痛曾一度让刚强的母亲缓不外神来,家里也因哥哥的突然离去变得阴暗、晦涩。可怜的母亲在人生的路上遭遇了深深地一劫,今后心里不再痛快畅快。

        厥后,母亲徐徐地从伤痛中重新振作了起来,因为她知道,侄儿是她的希望,在世的人还得好好在世,生活还得继承向前。她每天为傅沧、嫂子、侄儿做着一日三餐,继承经营着不大的小店,也不时地和她的老同伴们结伴出去旅游,尽管心里有了阴影,但她在我们面前展现的,始终是一个刚强、乐观、自信的牡沧。

[关 闭]